凈水行業等待過濾?

發布時間:2016-09-17 15:15:20      閱讀次數:1662
●在國外,凈水設備的競爭是技術和過濾材料的競爭。而目前國內凈水設備的競爭還沒有專注于新材料和新技術競爭,而多是外觀競爭
    ●判斷一臺凈水器是否有效,不僅要看其是否有衛計委等相關部門出具的證明其具有上市銷售資格檢測報告,同時還應該根據消費者的用水習慣及在長時間使用中,是否仍然具備凈水效果且不會產生二次污染
    2014年以來,我國凈水設備井噴式增長。
    據統計,去年上半年,我國凈水器銷量增長速度為40%。去年一年,我國凈水器銷售額為500多億元。業內專家預計,這一數字未來甚至可以達到每年千億元。
    隨著需求的不斷增加,市場在快速打開,但是,凈水行業技術、標準和監管情況怎樣,標準和監管是否到位、嚴格,能否跟上市場需求的步伐?記者對此進行了采訪。
    市場競爭啥狀態?
    我國凈水設備技術比較成熟,競爭關鍵應為過濾材料品質,但目前消費者更多看重外觀
    雖然凈水行業近幾年剛剛引起關注,但“行業技術已經比較成熟。”中國質量檢驗協會凈水設備專業委員會副理事長顧久傳認為。現階段,我國企業掌握的核心技術和生產工藝,可以達到世界先進水平。
    據介紹,早在2012年,一些國內大品牌的技術和質量已經與國外品牌不相上下。當時國內3000多個品牌中,1/3出口國外,其中包括歐美地區。目前的家用凈水設備采用的工藝主要為活性炭、超濾、反滲透等,我國已有不少凈水設備生產企業,包括近年來投身凈水行業的環保企業,都掌握了先進的技術。
    北京保護健康協會健康飲用水專業委員會會長趙飛虹認為,對于凈水行業來說,設備工藝和水處理工藝并沒有太多技術難度。現在凈水設備像是半成品,大多為拼裝而成,只要拼裝起來就能夠將將自來水處理成達標純凈水。
    她做了一個形象的比喻,就像流水線生產組裝電腦一樣,不需要懂內在結構,只要按照正確步驟將零件拼裝起來即可。
    這樣看似標準化的生產,其實更考驗企業的技術。趙飛虹認為,判斷凈水設備好壞的關鍵是過濾材料的質量,這也是凈水行業的技術壁壘。
    以凈水器中使用最早、最廣泛使用的凈水材料活性炭為例,材料質量導致價格差距可以達到幾十倍。好的活性炭不僅可以去除水中的污染物,還能把水中的有機物以及砷、鉛等有毒物質過濾掉。而廉價活性炭作用相反,不僅過濾效果差,而且在使用中容易滋生細菌,造成二次污染。
    “在國外,凈水設備的競爭是技術和過濾材料的競爭。一些國外的凈水設備可以做到定向處理某一種處理污染物,如較難處理的砷。”趙飛虹介紹說,而目前國內凈水設備的競爭還沒有專注于新材料和新技術競爭,而多是外觀競爭。很多消費者在選擇時也更多關注凈水設備有多少過濾管,往往忽略了過濾材料的品質。
    此外,由于過濾材料被封存于凈水設備內部,消費者無法知曉材料品質。“這導致了凈水行業門檻非常低。只要有銷售渠道,就能制造凈水設備。一些依靠設備拼裝的小企業為了盈利,會選擇比較便宜的材料,將降低凈水設備品質,擾亂市場秩序。”趙飛虹說。
標準能管住低門檻嗎?
    雖有30多條標準,但仍缺乏對凈水產品進行整體規范的強制性國家標準,出水水質檢測并不合理
    由于凈水設備近幾年剛剛真正進入家用市場,目前我國凈水設備的生產門檻較低。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我國已有凈水設備企業4000多家,但企業小、品牌少,行業存在魚龍混雜的現象。
    不少業內人士認為,凈水行業設備生產標準并不完善,凈水設備廠商只需要獲得衛生部門的涉水產品批件就可以生產、銷售凈水設備。
    盡管據不完全統計,我國目前涉及到家用凈水設備的國家、行業標準已有近30項。衛生部、環保部、住建部、工信部、國家質檢總局和國家標準委等多個部門分別組織制訂過多項涉及凈水產品標準,如2014年7月15日工信部批準發布的12個與家電相關的行業標準中,有6個和凈水器相關,已于同年11月1日開始實施。
    但業內人士認為,我國仍然缺乏對凈水產品進行整體規范的強制性國家標準。2014年8月1日起實施的《家用和類似用途飲用水處理內芯》和《家用和類似用途飲用水處理裝置》兩項新國家標準,也僅為推薦性標準,并非強制性標準,對于目前良莠不齊的家用凈水行業來說,威懾力有限,難以在短期內起到實質性的作用。
    “凈水行業協會正在制訂和不斷完善凈水器的標準體系,規范產品質量和服務質量。”顧久傳說。
    此外,記者了解到,我國針對凈水設備出水水質的要求也不高。各級疾控中心在檢測凈水設備時,水質要求主要套用的是《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和《瓶(桶)裝飲用純凈水衛生標準》兩項國家強制標準的規定,不檢測其他項目。
    由于疾控中心的檢測方法被業界認為是凈水設備的最低要求,一些有資質的專業檢測機構已經開始積極進行各項準備,適時開展對凈水器產品進行全面的質量檢測工作。我國凈水設備檢測開始從單一的檢測凈水器出水水質和衛生指標,逐步發展到對凈水器產品質量的全面檢測;從單一的衛生部門行政許可審批,逐步發展到第三方認證、政府服務和進行市場監管。
    趙飛虹所在的北京保護健康協會健康飲用水專業委員會也在進行與疾控中心完全不同的檢測實驗。她認為,判斷一臺凈水器是否有效,不僅要看其是否有衛計委等相關部門出具的證明其具有上市銷售資格檢測報告,同時還應該根據消費者的用水習慣及在長時間使用中,是否仍然具備凈水效果且不會產生二次污染。
監管到位了嗎?
    監管體系薄弱,導致不法企業轉空子,應加強政府監管力度、提高行業協會自律水平
    曾有一項調查顯示:我國60%以上的人群知道凈水器;5%以上的家庭正在安裝使用凈水器;30%以上的消費者表示會考慮安裝家用凈水器。顧久傳介紹說,隨著公眾對凈水設備的逐步認識,了解了飲水與健康的關系,凈水設備的重要性越來越突出。
然而,凈水設備將深入每個家庭,直接面對個人,其能否長久保證飲水安全,我國目前對凈水設備的監管是否到位?
    趙飛虹介紹說,我國對凈水設備的監督也存在不足,產品只要達到國家衛生部門的涉水批件要求即可,后續的監督體制很薄弱,有些商家為取得批件索送檢的產品與其在市場銷售的產品品質相差較大。相比之下,桶裝水和瓶裝水的國家監管嚴格得多,不僅對品牌申請和產品質量有嚴格標準,每3個月還會進行抽檢一次。
    監管不嚴導致一些小企業有空子可鉆,比如在衛生部門進行設備產品審批時,上交合格產品。而在通過審批后,降低產品質量,偷換產品材料特別是過濾材料。
“還有一些不法企業,根本不去花費成本取得產品批件,直接拼裝產品進行直銷。通過組織小區宣傳等方式,生產一批產品,銷售完后企業就消失了。”趙飛虹說,存在這些問題的很大原因也在于凈水設備使用的分散性,由于多為個人和家庭使用,很難深入監督。
    對此,顧久傳認為,首先政府部門如工商、質監、衛生等部門加強市場監管,增加抽檢頻次。
    其次,行業協會加強行業自律,生產企業提高產品質量,銷售和維修單位做好用戶服務。由于凈水設備需要專業人員安裝、保養和維護,還要定期更換濾芯部件。應加強凈水設備安裝和售后服務人員的培訓,并逐步做到持證上崗。
    同時,他提醒消費者應根據實際情況及自身需求購買不同功能的凈水設備,更多地注重售后服務,及時更換濾芯,就能確保飲水水質。

888真人娱乐场 榆中县| 大埔区| 巴南区| 阳曲县| 保定市| 鱼台县| 白玉县| 东宁县| 韶关市| 化州市| 滨海县| 开封市| 江陵县| 黄浦区| 文化| 洛南县| 兴文县| 龙山县| 鄂温| 望谟县| 康乐县| 云龙县| 台东市| 杭锦后旗| 肥乡县| 方山县| 临湘市| 桐城市| 仲巴县| 印江| 永寿县| 大同县| 三亚市| 宝坻区| 永和县| 龙里县| 彰武县| 晴隆县| 肥乡县| 乐业县| 茂名市| 安化县| 靖西县| 浪卡子县| 高密市| 胶州市| 临泽县| 屏东县| 金昌市| 济宁市| 丰镇市| 丹寨县| 阿克陶县| 汤阴县| 高淳县| 当雄县| 瓦房店市| 寿阳县| 平原县| 马山县| 邵阳市| 惠州市| 宁安市| 贵南县| 新乡市| 名山县| 阿拉尔市| 页游| 景泰县| 承德市| 丰县| 泾源县| 措美县| 肇源县| 彰化市| 阆中市| 航空| 大洼县| 仙居县| 鄄城县| 遂溪县| 平乐县| 博客| 安多县| 乌恰县| 泊头市| 北流市| 兰州市| 建始县| 新河县| 林州市| 保靖县| 凤城市| 怀柔区| 中宁县| 贵港市| 新密市| 微山县| 梅河口市| 印江| 通河县| 万盛区| 东辽县| 古田县| 庄浪县| 浪卡子县| 汉源县| 包头市| 青阳县| 广宗县| 昌平区| 筠连县| 五台县| 乡城县| 株洲县| 津南区| 莱芜市| 平江县| 会宁县| 石景山区| 克拉玛依市| 修文县| 斗六市| 安远县| 清水县| 海丰县| 临沧市| 沁阳市| 隆子县| 仪征市| 绥中县| 安新县| 高邑县| 庆城县| 宝坻区| 大足县| 巨鹿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