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助力環保產業進入快車道

發布時間:2016-09-17 15:15:20      閱讀次數:2043

5月25日,首個國家部委層面的PPP項目庫在國家發改委網站發布,首批公布了全國各地1043個項目,總投資1.97萬億元,項目范圍涵蓋水利設施、市政設施、交通設施、公共服務、資源環境等多個領域。

近來,PPP支持政策不斷加碼,而環保作為PPP模式推廣的重點領域,也將迎來新一輪投資熱潮。隨著生態治理和環境保護相關政策的不斷完善,社會資本對環保產業的投資也將從水污染、垃圾處理等市場化程度較高的領域拓寬到更多產業。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谷樹忠日前在接受中國經濟時報記者采訪時認為,在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大背景下,PPP這種公私合營的模式符合環境服務于商業同時具備公益性的特點,非常適合環境服務和環境治理領域的應用,目前在水處理領域已經有多年實踐經驗,隨著政策和技術的完善,將應用于土壤、大氣等多個環保領域。
 

政策逐步完善

投資熱度升溫

2014年以來,各省、市、自治區根據國家相關文件精神陸續推出地方版PPP政策,其項目重點方向大多提及環保領域。據記者不完全統計,2014年,福建、河南、山東等11個省份在其PPP指導推進性文件中均提到鼓勵社會資本進入環保領域。今年以來,北京、海南、浙江、甘肅、新疆、江蘇等省、市、自治區也陸續出臺相關政策,并且均把水務領域作為重點投資項目。

君澤君律師事務所合伙人、中國PPP研究院專家靳林明明顯感覺到了此輪PPP帶來的變化,他在接受采訪時表示,過去對于PPP項目,往往是政府積極性高,產業界和實業界由于各種顧慮持觀望態度。2014年以來,配套政策的相繼完善使市場發生很多積極的變化。財政部、環保部等部門借機推出很多以第三方治理為主的新項目和概念,原來很多項目即便存在但缺乏宣傳推廣,這次希望通過環境服務的采購來構建一種新的收費模式,確保社會投資人的合理利潤。

“對于地方政府來說,他們需要去構想出一系列與社會資本合作的項目和方式。我們接觸的很多地方政府客戶,關注自己的片區和領域如何利用PPP方式開發;地方融資平臺受到限制,如何去融資。這說明,此輪經濟發展在全局規劃的同時,還需要進行區域開發,但主導不再是政府了,而是市場。”智綱智庫研究員姚瑤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一邊是去參加政府和市場機構組織的各種PPP培訓,另一邊是去各個地方考察PPP項目,這是不少企業家在忙的事。姚瑤說,“有的企業家一周去看了十幾個PPP項目,決定不了,一個個讓我們幫忙分析和篩選。他們關注的問題非常實際:一是項目選擇,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二是合作方式,我和政府要怎么去協商合作才能賺錢;三是投融資方式,我要去投多少錢,怎么去融錢。這些歸根到底,就是PPP項目模式如何設計的問題。”

姚瑤認為,這說明政府和企業對PPP的熱情度都很高,只是PPP模式尚不成熟,政府、企業和市場還需要時間去探索。

“當前,中國環境壓力很大,對環境治理的熱切期盼到了一個歷史高度,所以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但是把投資空間轉換成項目需要時間過程,轉化成健康有序發展的PPP實踐也是有距離的。對于政企合作來說,雙方擔心的最大問題便是政府和社會資本能否履信。在這一點上,PPP的立法正朝積極方向推進,原來遇到不確定性因素只能從法律邏輯來判斷,未來將逐漸走向更加規范的軌道。”靳林明表示。

同時,靳林明認為,財務、法律和技術這三個維度的不斷推進是促進PPP發展的必要條件,讓一個項目做的合理、合情、合法需要很多專業研究機構和第三方平臺來合力完成。

“PPP項目的投資額度大,資金回報周期長,盈利點難找,對政府的信譽和政策的變動性有顧慮,這是多數企業采取觀望態度的主要原因。這些會隨著政策和法律的完善有所改觀。”水務咨詢專家、國融大通財務顧問公司總經理李智慧認為,長期來看,PPP不缺政策,國家關于PPP的政策文件正陸續出臺。但是項目落實到地方時,會發現專業型人才稀缺,專家型干部的培養是一個值得注意的問題。
 

環保領域水務先行

企業借力需準確定位

水污染處理是環保領域公私合營運作較多的產業,對于融資模式的探索和PPP項目的實踐也早有經驗。在國家層面倡導綠色化,環保政策全面推進之年,隨著水污染防治領域的PPP項目發展進入快車道,其他環保領域的PPP應用也將陸續跟進。

4月2日,中央發布的《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水十條”)要求,水污染防治要采取環境績效合同服務、授予開發經營權益等方式,鼓勵社會資本加大水環境保護投入。隨即,4月9日發布的《關于推進水污染防治領域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的實施意見》(下文簡稱《意見》)對水污染防治領域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操作流程作出明確規范。

環境保護部環境規劃院公共財政與投資咨詢部副主任逯元堂接受記者采訪時認為,《意見》明確了水污染防治PPP項目的邊界范圍,提出逐步將水污染防治領域全面向社會資本開放,推廣運用PPP模式。同時針對PPP項目長期性及政府付費為主的特點,提出了優化調整專項資金使用方向,逐步從“補建設”向“補運營”、“前補助”向“后獎勵”轉變,擴大資金來源渠道。而為規避政府付費違約的發生,《意見》明確提出了完善付費機制,鼓勵采取第三方支付體系。

《意見》同時提出,將逐步實現水污染防治領域全面向社會資本開放,推廣運用PPP模式。

“由于環保項目的公益性特點,在合作領域上的突破也是文件的一大亮點,原來PPP更多應用于污水和垃圾處理這種有明確收費機制和補貼機制的領域,下一步將把一些無收益的項目作為重點推進領域。”逯元堂表示。

靳林明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認為,污水處理和生活垃圾處理在本輪PPP發展之前就比較成熟,此番政策的出臺沒有動搖根本性的東西,而是使其更加規范和系統化。重要的是,政府釋放了一些新的項目機會,拓寬了社會資本能進入的市場。

那么,企業如何借PPP東風發展,怎樣在PPP大潮中找到自身定位?

北大環境E20產業研究院副院長薛濤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由于企業自身的長板和短板不同,其實并不是都能在環保PPP中發揮它巨大的作用。“在投融資方面和政府關系方面較為密切、上層結構方面相對比較完善的企業,以及上市公司,在PPP方面會比較有優勢。因為PPP畢竟是重資產的行為,很多中小民企可能會倒在融資的路上。”

因此,他認為,在投融資方面有長處的公司更容易實現PPP,包括大型國企及部分上市的投資運營型民企。單純靠技術優勢其實很難在PPP上發揮大的優勢,因為地方政府會有很強烈的融資需求,小的技術公司很難滿足。他建議,技術公司應該團結在大的做PPP的投資運營公司(E20稱之為環境一級開發商)中間,形成好的生態關系,這是符合目前中國市場現狀的。


888真人娱乐场 青铜峡市| 金平| 张掖市| 汕尾市| 南丹县| 福安市| 长垣县| 怀柔区| 利津县| 徐汇区| 黑水县| 河南省| 太仓市| 淮滨县| 天水市| 东乡| 尼勒克县| 文水县| 巴楚县| 河北省| 金湖县| 黄平县| 比如县| 论坛| 自贡市| 昌邑市| 修水县| 屏山县| 子洲县| 南阳市| 富平县| 宾阳县| 新竹县| 尚义县| 南和县| 定陶县| 焦作市| 仪陇县| 阜康市| 昔阳县| 邯郸市| 驻马店市| 湖北省| 揭东县| 康乐县| 玉门市| 昌黎县| 潍坊市| 沁水县| 台江县| 吉安市| 安远县| 湖口县| 莱西市| 富蕴县| 商南县| 宝坻区| 新营市| 江口县| 勐海县| 道真| 页游| 海盐县| 改则县| 衡阳市| 从江县| 教育| 剑阁县| 蒙自县| 皮山县| 邹城市| 汤原县| 格尔木市| 盘山县| 昭平县| 景泰县| 隆安县| 金平| 杂多县| 安多县| 迁安市| 莱芜市| 宣化县| 喀喇沁旗| 闽清县| 上栗县| 济南市| 定日县| 彰化市| 浦城县| 昭平县| 洛扎县| 简阳市| 赣州市| 剑川县| 繁昌县| 平陆县| 安新县| 高邑县| 偏关县| 日照市| 响水县| 建阳市| 宣恩县| 孟津县| 宝应县| 华蓥市| 古丈县| 迁西县| 临沧市| 绥芬河市| 宜昌市| 星座| 延庆县| 临泉县| 沛县| 平度市| 乌审旗| 余干县| 通河县| 张掖市| 宜春市| 海城市| 阳新县| 高阳县| 朝阳市| 临清市| 南丰县| 高邮市| 包头市| 岗巴县| 响水县| 华池县| 舒兰市| 阳泉市| 晋中市| 浪卡子县|